游戏抄袭、网络差评、蹭明星热度,广州互联网法院公布十大案例

2019-12-01 08:12:35

阅读(3968)

互联网正在全面重塑人们的生活方式,这对司法实践提出了新的要求。近日,广州互联网法院在成立一周年前夕,筛选并发布了十个典型案例,涵盖网络游戏版权侵权、网络平台明星人格权侵权、网络评论不佳引发的网络名誉权纠纷,以及手工刷洗、网络传销等各种网络生态下的新典型纠纷。法院还给出了判决结果,澄清了判决概念,为各种在线空间行为提供了指导方针和划定了界限,具有重大的规则导向意义。

《昆仑遗址》诉《灵剑天降》等5款游戏侵权,500万元的索赔被驳回。

类型:网络游戏版权纠纷

法院:整体是相似的和原创的。它不构成对复制权和在互联网上传播信息的权利的侵犯。它可以单独索赔。

原告上海胡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是游戏《昆仑市场》的版权所有者。发现广州百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其他三名被告共同运营的“灵剑天空”等五款游戏在人物技能、场景图像、ui界面、道具等方面与“昆仑市场”基本相同。这涉嫌剽窃。它向法院起诉,声称三名被告侵犯了原告复制游戏作品和在网络上传播信息的权利,要求停止侵权行为,并要求赔偿500万元。

2019年3月,广州市互联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定本案涉及的五场游戏与原告的“昆仑遗址”在整体感知上有实质性的相似之处,但也存在一些差异。在“昆仑遗址”的基础上进行了新的创作,体现了一定的独创性。

法院认为,《神剑与天空》等五款游戏不是《昆仑遗址》的复制品,不构成对其复制权的侵犯,也不构成对其在互联网上传播信息权的侵犯。至于两者的总体印象是否基本相似,本案不涉及侵犯原告作品中的其他权利,原告可以另行主张。因此,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菲休公司的所有索赔。

法官的意见:

根据相关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拥有4.84亿在线游戏用户。网络游戏引发的各种知识产权法律问题越来越多,尤其是版权案件。

网络游戏和传统的作品形式有很大的不同。游戏的整体画面是否能受到版权法的保护还不确定。本案中,法院通过综合比较发现,五场游戏《昆仑遗迹》和《灵剑与天空》在整体感知上有实质性的相似之处,初步判定被告涉嫌侵权。然而,版权案件应该围绕当事人的权利主张进行密切审理。如果当事人不主张权利,就不能直接对其进行判断。

网上购物中心“拉人的头”被认定为传销网络,工商部门的起诉被驳回。

类型:网络行政纠纷

法院:支持依法惩处网络传销行为

原告广州莒县公司在网上购物中心销售礼品袋。消费者可以通过关注微信公众号和扫描二维码进入商场。通过购买特定数量的礼品包装产品,他们可以成为商场的成员,并以同样的方式获得将他人发展成商家新成员的资格,从而形成一定规模的上下关系。在线会员根据离线会员购买的礼包产品数量获得相应的奖励。

原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现市场监督局)于2018年10月10日发布《行政处罚决定》,认为广州莒县公司的行为构成传销,并处以50万元的行政处罚。莒县公司不服,先申请行政复议,然后向广州市互联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行政处罚。

2019年6月,广州市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莒县的行为模式符合《禁止传销条例》中关于传销的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实施的行政处罚是合法的,驳回了莒县的请求。

法官的意见:

本案中,原告利用电子商务平台、微信、二维码共享等方式,在短时间内发展了近3000名会员,发展势头迅猛。在网络经济时代,网上传销往往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通过社交平台和网上支付在短时间内吸引大量人员参与,具有会员发展快、隐蔽性强、欺骗性强的特点。人民法院应当支持行政监察部门查处以新网络营销名义进行的网络传销。

网民彻夜未眠,猫抢购尿布,优惠信息被撤销,“站起来”

类型:网上采购合同纠纷

法院:撤销促销信息违反诚信原则

2018年7月7日晚,天猫超市(Tmall Supermarket)贴出特价,显示尿布原价为每箱189元。它于7月10日0点钟开放。在最初的5分钟里,一个病例只有39.9元,每个人只能购买5个病例。消费者郑某后来在购物车中添加了五件商品,并将链接发送到微信群,并与亲友约好7月10日0点抢购。然而,天猫超市在7月9日9: 44突然改变折扣页面,删除了“前5分钟每箱39.9元”的字样,并将恐慌性购买的开始时间改为7月10日10: 00。原告郑某及其亲属于7月10日0点打开购物车,发现里面的货物无法付款。他们等到10号10点钟才开始购物。他们没有打折,最后以189元买了一箱产品。

原告郑某称,他和他的亲属熬夜抢购,没有发现任何优惠待遇。他认为天猫的行为违反了合同,撤销促销信息是欺诈行为,伤害了他在亲属中的个人尊严。因此,检方要求天马判赔1元并道歉。

广州市互联网法院一审裁定,被告天猫公司应向原告赔偿1元,驳回郑的其他主张。

法官的意见:

被告的网上促销信息是不可撤销的要约,其撤销违反了诚信原则。原告的网上购物除了信托利益外并不构成损失,也没有证据表明被告侵犯了他的个人尊严,因此没有必要道歉。

在网络环境下,电子商务运营商具有信息资源优势。他们应适当增加自己的注意义务,预见促销信息会激发消费者强烈的购买欲望,不进行虚假的促销活动,不随意撤销或更改促销信息。然而,电子商务运营商面临着一个庞大的消费者群体,并且面临着被投诉的高风险。在判断他们是否应该承担道歉的责任时,他们应该考虑到对个人利益的必要尊重,避免承担过多的责任。

化妆品公司因宣传林志玲形象被判5万元。

类型:网络人格权纠纷

法院:网络时代明星人格侵权纠纷频发

广州一家化妆护肤公司未经台湾艺术家林志玲授权,在其产品品牌名称、微信公众号和13篇微信文章中使用林志玲的名字、照片等相关信息作为广告宣传。林志玲提起诉讼,声称广州化妆品公司在互联网上使用其名称和肖像来宣传和推广其产品,从而侵犯了其名称和肖像的权利。因此,它请求广州互联网法院命令该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

2019年1月15日,广州市互联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化妆品公司向林志玲支付了5万元的经济损失赔偿,并不得不公开道歉。

法官的意见:

在网络经济环境下,关于侵犯他人人格权,尤其是演艺明星人格权的争议越来越多,但责任却有很大的不同。在一定程度上,本案确立了经济损失赔偿标准和维权成本。它为精神损害赔偿提供了一种合理的判断方式,防止权利人滥用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充分考虑人格权保护与侵权责任承担之间的平衡。

网民帮助yy吸引了12,000多名新用户,而超过40,000元的“奖励”没有兑现?

类型:网络奖励广告纠纷

法院:“手动刷量”违反完整性,不应支持

网民钱某在华多公司发起的“邀请朋友赚钱”活动中邀请了近1万名用户推广“yy speed edition”(一款应用),按照规定应该收到4万多元红包。然而,他被告知有非法活动,并冻结了他的账户。钱向法院声称华多公司侵犯了其财产权。2019年7月,广州互联网法院驳回了所有原告的诉求。

法院认为,被告华多公司开展的活动为互联网广告提供了奖励,旨在挖掘用户的社会资源,扩大新应用用户的数量。原告成立并参与了数百个微信团体,致力于从受邀者那里获得奖励。他们发布任务,并向那些完成任务的人支付额外的奖励,从而邀请成千上万的“新用户”。这些组不是真正的用户。原告的行为属于“手动刷牙”,没有履行奖励广告要求的具体行为。原告通过“刷量”邀请的“好朋友”属于专门为商家营销活动赚取报酬的群体,这不符合被告“邀请好朋友”的真实含义,违反了合同的目的。

法官的意见:

在互联网的背景下,有些群体选择互联网公司来获取利润,并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高回报。他们的行为被称为“薅羊毛”。该集团利用利诱聚集大量等待奖励和额外奖励的人,以完成特定任务为条件支付奖励,并利用欺骗来制造完成特定行为的假象,从而通过提供奖励来获取利润,这违反了诚信原则。这种行为扰乱了电子商务活动的正常秩序,损害了互联网企业和其他用户的合法权益,不应予以支持和鼓励。

签署版权阴阳合同后,商业权利保护公司的“未经授权”诉讼被驳回。

类型:网络版权纠纷

法院:严格检查商业权利保护公司是否真正得到授权

一篇网上文章的作者将4部原创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及其他相关权利转让给一家法律咨询公司,授权该法律咨询公司起诉权利并获得赔偿等。法律咨询公司还将上述权利转让给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

在发现微信公众号转载了相关作品后,文化传播公司对公众号运营商提起诉讼。被告认为文化传播公司实际上没有版权授权,不具备原告资格。文化传播公司向法院申请撤诉,法院驳回并驳回了诉讼。

广州市互联网法院发现,本案中,在线作品的作者与一家法律咨询公司签订了阴阳合同,表面上转让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但实际上同意版权仍在作者手中。双方之间的转让协议只是为了维护权利,因此作出了上述判决。

法官的意见:

目前,在版权保护案件中,有一些商业权利保护公司通过与权利持有人签订协议、接受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起诉侵权人索赔而获得利益的情况。商业权利保护公司是否真正享有上诉权,已经成为法院审查的首要问题。该案表明了法院禁止商业维权公司通过阴阳合同隐瞒真实所有权、通过司法手段从维权中获利的态度。原告在诉讼中申请撤诉的,法院应当严格审查诉讼行为和撤诉目的,警惕司法资源的滥用,维护正常的司法秩序。

边防检查站因使用歌曲进行宣传被判8万元,构成侵权。

类型:网络版权侵权纠纷

法院:不属于合理使用,构成侵权

作曲家王某称,边防检查站未经授权使用他的歌曲,并在互联网上传播这些歌曲,而没有指明歌曲的作者,这构成了侵权行为。边防检查站辩称,它是一个国家机关,并利用所涉音乐作品来宣传边防检查站的形象和工作,这是对作品的合理利用。

2019年8月,广州市互联网法院裁定,被告出于宣传目的使用他人出版的音乐作品不构成合理使用。被告利用王某的音乐制作音乐宣传视频显然不是法律义务,因此不属于履行公务。此外,被告在未经许可使用原告的全部音乐作品时没有具体说明作者的姓名,这超出了合理使用的范围。

法院裁定边防检查站赔偿8万元。在停止使用原始音乐视频、完成补偿并在原始音乐视频上写上作者姓名之后,音乐视频可以继续用于原始宣传目的。

法官的意见:

国家机关在履行公共管理职责时,不得在法律授权的范围内,为实现公共安全或者履行行政职责而使用他人发表的作品,应当视为不属于合理使用的范畴。

对于著作权人权利的保护,从保护社会整体利益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跳出“侵权一经认定,即责令停止侵权”的共同处理理念,选择允许行为人继续用它来替代通过增加赔偿金额来停止侵权的责任,从而实现私权与公共利益的平衡。

这对夫妇因他们的孩子在子曰中心感染肺炎后在网上发表了不良评论而索赔50万元。

类型:网络名誉权纠纷

法院:网上不良评论的底线应该是“不捏造事实,不恶意诽谤”

婴儿在分娩中心分娩时感染了肺炎,后来广州的一对夫妇在公众评论网站上对分娩中心的评论很差,因为他们对分娩中心的服务不满意。子曰中心向广州互联网法院起诉这对夫妇,理由是不良评论是诽谤性的,侵犯了他们的名誉。

2019年6月,法院裁定,这对年轻夫妇在互联网上对子曰中心的环境、卫生、饮食和其他内容的负面评价不应被视为不真实,也不构成诽谤、中伤和其他损害公司声誉的行为,因此驳回了他们的所有诉求。

法官的意见:

作为向消费者提供商品或服务的经营者,它特别关注消费者对其商品或服务的“不良评论”。互联网用户在互联网平台上发布“不良评论”的界限在哪里,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在多大程度上审核互联网用户通过其网站发布的信息和评论,都是试点工作中的难题。法官认为网上不良评论的底线应该是“不捏造事实,不恶意诽谤”。运营商也应该允许消费者批评他们的服务,并在必要时容忍他们。

三年内退货率和退货率超过80%,网民滥用权利被商场冻结。

类型:互联网服务合同纠纷

法院:应规范消费者滥用

在订购了超过1800元的商品后,网上购物中心的用户因为不满意支付快递费用而退款。从2015年到2018年的三年间,返回率和拒绝率达到84.54%。据此,商场退还了服务费,冻结了商场账户。该网民认为该购物中心违反了合同,犯了欺诈罪,并向广州互联网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5月,法院裁定,原告的“自由返还”权利仅适用于拾起碎片并返还,这不等于“无限返还”。原告的行为的确是非理性的高回报率。虽然网上购物的用户依法享有退货权,但原告长期高退货率反映出原告未能履行购物时最低的注意义务,在行使退货权时过于随意。这种做法不合理地增加了企业和社会的成本,违背了诚信原则,是对自己权利的滥用。网上商城根据有效的服务条款冻结原告账户,服务条款以合同为基础,其行为符合合同规定。

法官的意见:

在网上购物生活中,消费者滥用退货规则,恶意退货层出不穷,对卖家和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的利益造成损害。允许电子商务平台运营商依法通过用户协议制定平台自治规则。应严格遵守平台和用户签署的服务条款,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一些电子商务平台根据平台规则采取暂停或停止对滥用职权的用户的服务等限制性措施,如恶意回报和异常高的回报率,这符合诚信原则,具有合法性。

大量的"国王的荣耀"电子游戏被传播,法院下令立即停止传播。

类型:知识产权诉讼中的禁令

法院:侵权的可能性很高,支持强制令的申请。

网络游戏《王者的荣耀》的版权公司腾讯(Tencent)认为,中国的一个短视频平台未经许可就传播了大量游戏的短视频,诱使用户上传,从而获得巨额利润,给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构成侵权和不公平竞争。如果传输没有及时停止,侵权造成的损失将不可逆转,因此诉讼期间将向法院申请强制令。

广州互联网法院裁定上述担保申请符合法律并予以支持。该裁决要求视频平台立即停止上传和分发所有包含“国王的荣耀”游戏图像的视频。同时,应当连续15天向用户发布公告。

法官的意见:

目前,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知识产权侵权越来越具有实施成本低、获利速度快、影响面广的特点。经过仔细审查,法院认为侵权是可能的,在申请人提供充分担保的前提下,法院将发挥禁令救济的作用,这将有助于及时制止网上侵权。

创建和传播优秀案例以维护网络空间秩序。

据了解,广州互联网法院自一年前成立以来,通过创建和传播优秀案例,为一系列新的典型网络纠纷建立了裁判规则,维护了网络空间秩序,引导了行业的良性竞争和创新发展。

例如,互联网上的新交易模式受到了一些案例的合理保护,如规范用户滥用“七天无理由退货”规则,澄清实时奖励合同的性质,以及为运营商的合同过失提供容错保护。郑某诉天猫公司网上购物合同纠纷入选《广东法院经典百案(1978-2018)》。

为了有效地总结互联网知识产权案例,保护数字文化产业多维度的治理成果。例如,“昆仑遗址”诉灵剑气功”版权纠纷一案成立后6个月内结案,罚款5万余字。双方均已接受判决,并呼吁引导网络游戏产业的健康竞争和创新发展。该案件被省级法院评为“100次优秀审判”。

建立网络空间人格权的三维保护机制。根据该法,将对利用互联网制造和传播谣言、虐待他人、擅自使用他人肖像和姓名以及其他侵犯他人个人权利的行为进行制裁,并将界定网络空间言行之间的法律界限。为了促进网络信息的真实健康传播,在“林志玲同名面具案”和“钟汉良姓名照片欺诈使用案”中确立了保护与惩罚并重、损害赔偿与责任一致的原则。

积极推进互联网行政争议的实质性解决。法院宣布该国第一次涉及在线金字塔计划的行政诉讼,该诉讼是使用5g技术进行的。它敦促行政长官出庭回应诉讼。依法明确网上合法销售与非法传销的法律界限,帮助政府进一步提高执法效率,推进法治政府建设。

记者:杜南记者王玉玲,吴孙林记者段李琼,刘文天

快乐赛车pk10 香港彩投注 博狗体育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